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一发完结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over

-----正文-----

“妈的,装什么呢?!”李老二从河里舀了瓢水,洒向旁边的女人。

女人被寒水激醒,发鬓凌乱,不适感来自全身各个部位。她置身于竹篾编织的镂空囚牢中,双手反绑,双脚也捆得死死的,似是施刑人将全身的怒火都注入到绳子中,只希望扭断这双脚,这样就能阻止女人出门偷情。

虽然现在飘着毛毛细雨,但是无法熄灭左邻右舍的八婆火,河岸边紧着围了一圈人。有皱着眉却死死盯着笼中女人的,有害着臊掩面同女伴调笑的,有咒骂女人不检点的,更多的是等待好戏开场的急不可耐。

“李老二,你家媳妇做啥哩?偷汉子啦?”一个瘦高个不怀好意地问道,语罢嘿嘿嘿地笑出声来。周围的人听见这句话哄笑起来,是大戏开场前的定场锣声。

李老二对女人恨恨地,转向众人时人模狗样起来:“李射治内无方,让乡亲们看笑话了。今天让这淫妇偿还自己的罪责。”说完踹了脚笼子,女人闷哼一声。

“奸夫呢?怎么就这淫妇躺笼子里。该二人合棺呐不是?”看热闹不嫌事多的不止一个,继续起哄。

“差不多得了啊,给你脸了还!”李老二身边的小弟向人群吼了声,可能是看不得自己老大的窘迫模样,人群也静了些。

“小珏,从你与我成婚,我自问没有亏待过你。”李老二不知道抽什么疯,突然深情款款:“可你是怎么对我的?那穷书生就这么好?好到你一个锦衣玉食的大小姐自屈身份同他偷情?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,下作玩意!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mysadfun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