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二十五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表情达意

-----正文-----

伍秋前一夜确实叫慧净折腾得太狠了,这日在寮房里休憩。

慧净无法长时间在房中陪他,偷偷摸摸地打来热水,送了斋饭就走了。

午后独自待在房间里,伍秋想慧净想得难受,一副郁郁的模样被小厮安童见着了,安童问他是不是想老爷,问得伍秋一愣。

其实不怪安童会这么问。几个月前,他还一心系着徐子庆,谁能想到转眼间竟翻天覆地,情随境变。

安童是进徐府以来就一直服侍他的贴身小厮,受冷落那两年,他闷得发慌时都向安童倾诉。可关于徐子庆的烦心事,他尤能对安童说,而此刻那些关于慧净的,实属是只字不能提。他必须自己消化这份心事。

趴在床榻,托着腮,一会儿想东,一会儿想西,短短半日的时间被拉得特别长。伍秋不知慧净今日是否来找他,他没法去找慧净,也不能差安童带话。若慧净不来找他,那他们今日就无法见面,他的思念也无处宣泄。

每当这种时候,伍秋格外体会到苟且两字的含义。

不可告人,脆而不坚。

他等啊等,等到夕阳西下,暮色残光,用过安童送来的晚斋饭后,仍在等。等着等着,他忽然觉得躺了一天,腰似乎没那么软,腿似乎也没那么酸,便披上袍子出了门去。

佛堂,慧净跪在拜垫,面前站的是住持妙海。

过了晚上禅定,他打算去找伍秋,却在半路被妙海拦下,妙海责问他早上为何不来梵唱,他无法讲出真相,也不愿意撒谎,闷声不语。妙海以为他偷懒,罚他继续忏悔回向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mysadfun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