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纳兰小小酥

纳兰小小酥的全部作品集

周大鹅娶亲

‍‍原‍‍创‎‍小说 / 排行榜 完结

傻子攻/狗狗攻×面薄钓系受;自作多情攻×洒脱受
纳兰小小酥
‍‍原‍‍创‎‍小说 - BL - 长篇 - 完结
HE - 武侠 - 田园乡村 - 天作之合
荤素均衡
主cp:周大鹅×江星垂(傻子攻/狗狗攻×面薄钓系受)
周大鹅捡媳妇儿啦!还是个男媳妇儿!
乡里乡亲都认为周大鹅是个傻子,周大鹅委屈,“我不傻!就算我是傻子,小锤也喜欢我......”
~~~~
江星锤与血仇从崖顶打到崖底,最终血染衣襟力竭昏死过去。
本以为命丧于此,睁眼一看,自己竟躺在一个小土屋的床上,旁边一个傻愣愣的小子眼也不眨地盯着自己。
原来是这傻小子救了自己。
“啊!你醒啦!!”只见那傻小子开心得拍了拍手。
这人既救了自己,基本的礼节还是不能少。
江星垂挣扎着自己重伤的身子道:“不知兄台……贵姓大名?大恩不言谢,日后有什么……需要……在下必尽心竭力。”
这段话说得文绉绉的,所幸周大鹅还是大概听懂了,尤其是“需要”、“尽心”等词。
他高兴道:“我叫周大鹅!我有需要!我现在就有需要!我想要一个媳妇儿!!”
江星垂脑袋还是懵的,听到周大鹅万分耿直的需求阐述,一时都没回过神来。
等他稍微回神,他一脸震惊,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周大鹅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自己不过是客气一些,这人怎么真的提需求呢。
提需求也就罢了,如果是想要些银钱什么的也是正常的应该的。
但是他说需要个媳妇儿?
自己上哪儿去给他找个媳妇儿???
这小伙子想要媳妇儿想疯了吗……简直病急乱投医啊……
周大鹅看着江星垂因失血过多而苍白但长得极好的脸。
即使现在江星垂蹙着眉,瞪着眼,抿着嘴,周大鹅也感觉自己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,越看越喜欢,他觉得就是这个人了!
于是周大鹅兴冲冲地接着宣布,“我想让你当我的媳妇儿!”
——————
副cp:江夜舟×李无邪(自作多情/被害妄想/自我攻略/傲娇攻×洒脱/感情迟钝受)
江夜舟:这个人天天带着我,又教我武功,又对我那么好,他还说我长得像他的故人……莫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???
李无邪:啊???没有啊,我只是想找个可以帮我做事的小弟,顺便怀念一下英年早逝的好兄弟……
~~~~
江夜舟最近十分愁闷,看着李无邪自己的心就会乱……明明知道他只当自己是故人的替代品……
更让江夜舟心烦意乱的是,今天自己的弟弟来了,弟弟与李无邪的故人也长得像……
让江夜舟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是……
就算只是替代品……原来他的目光也只在自己身上……如今,似乎被弟弟分走了许多……
江夜舟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从万丈悬崖上推下去,有气恼有难过有恐惧。脑袋直发晕,心脏轻飘飘的,身体止不住地发抖,身下就是无底深渊……
怕弟弟被李无邪染指只是一方面,更多的,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缘由,却是实在说不出口。
李无邪被江夜舟扯着领口,他见江夜舟神色不佳,而且还不松手,自己都快缓不过气了。
其实相处这么久,李无邪大概猜得到江夜舟是误会了什么,害怕自己对其不轨。
于是,一方面为了调笑缓和气氛,另一方面也想着恶心恶心他,刺激他快些放手。李无邪靠得江夜舟更近些,‌‍‎‍‎浪‍‎荡‌‍子调戏良家妇女般一手抚上江夜舟的脸,从鬓角摸到脸颊,从脸颊摸到嘴角。
“这么心疼弟弟啊……我说了……你可以替他……我不碰他……”
大拇指‌‌情‌‍‌色‌‍‎‎‌意味颇浓地擦过江夜舟的下唇瓣。
人也靠得极近,湿热的酒气喷打在江夜舟的脸庞上。
“我碰你……行么……”
“行。”
???
还没等李无邪反应过来,江夜舟已经极快极用力地怼上了李无邪的唇,几片唇瓣甫一相碰,江夜舟就饿狼般叼住了李无邪的下唇瓣。
比想象中软太多的唇,软得不可思议,软得不像是属于李无邪。
李无邪惊呆了。